热点资讯

防守永远打不了胜仗 卸任CEO是张勇最体面的下课

真正威胁阿里的是什么?拼多多?抖音?

张勇接棒8年,阿里逐渐变成一个习惯防守反击的商业帝国。但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防守永远打不了胜仗。当下它需要直面马云的灵魂之问:阿里是谁?

阿里想要活下去,需要从上到下的全面改革,要动所有人的利益。作为一个守成之主,职业经理人出身的张勇没有这样的威望与魄力,权力和义务终究要回到创始团队身上。

马云在2000年年底曾经确定了阿里巴巴公司的第一个愿景目标——活102年。

所谓的102年,指的是,从阿里创业的1999年开始,加上未来22世纪的第一年,阿里就能成为一个横跨三个世纪的公司,至少活上102年。

这个愿景,有点出乎意料,但是也符合马云梦想家的身份。在阿里如日中天的2016、2017年,102年的目标看起来唾手可得,但是到了今年,形势逆转,阿里身处风雨飘摇之中,甚至马云也感受到了危机感。

就像马云自己以诺基亚和柯达举例的那样,一个企业从行业标杆到死亡,半年到一年就足够了,在互联网行业这个速度可能会更快。不断进化的科技产业不会允许长期躺着赚钱的公司存在,任何利差都会被发现并消灭,即便是阿里这样体量的存在。

CEO换代失败

马云2015年从阿里逐步退休后,阿里就进入到了后马云时代。张勇上台,先接任了阿里巴巴的CEO,然后又成为了新任董事局主席。阿里的十八罗汉也在慢慢隐退,和马云同列两位永久合伙人之一的蔡崇信,最近几年只会以NBA球队篮网老板的身份出现在大众视野里。

但是这一情况在几天前被打破。曾经被视为阿里第二代领航者的张勇,留下了一封全员信,宣布自己将于今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职务。

与此同时,集团执行蔡崇信将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吴泳铭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CEO,同时继续兼任淘天集团董事长。

蔡崇信和吴泳铭两个人,都属于阿里十八罗汉中的成员,最早期跟随马云创业的一批人,还包括现任阿里巴巴集团国内数字商业板块总裁戴珊,现任阿里巴巴CPO蒋芳等人。

蔡崇信的故事广为人知,1999年,年薪70万美金的投资高管蔡崇信,被马云的梦想与口才折服,拿着500块钱人民币的月薪加入了这家一无所有的创业公司。

马云亲口说过,蔡崇信是他最感谢的朋友。据说当时孙正义提出要用4000万美金的高价,收购马云手中49%的股份。当时阿里巴巴正是缺少资金的时期。马云差点答应,幸亏蔡崇信及时劝阻了马云,要求把交易价格降到2000万美金收购30%的股份。

这次阻止保证了阿里的独立性和马云的控制权,不然这家公司早晚会落入孙正义的手中。

吴泳铭是阿里4号员工,也是第一个程序员。当然,现在他也被称为中国最有钱的程序员。

他在阿里期间,先后担任过阿里巴巴B2B平台、淘宝、支付宝的首席技术官。2007年,吴泳铭成为了阿里妈妈的创始总经理,之后参与创办了手机淘宝,执掌过阿里健康。

早期的阿里妈妈员工,包括数位从雅虎合并入阿里的员工都表示,“吴妈(吴泳铭在阿里的外号)技术不一定很强,但是能力真的很强。有了吴妈,阿里才能做成自己的广告系统,从一个网页公司,转变成一家技术公司。”

阿里妈妈是整个阿里集团的现金奶牛,而吴泳铭本人早期就是阿里集团的钱袋子。马云对他的这种信任程度,在阿里内部,也是独一无二的。从阿里出来后,吴泳铭是元璟资本创始人,参与了理想汽车、涂鸦智能等项目的投资。

和这两位元老相比,2007年才加入阿里的张勇简直算得上是阿里的“新人”。张勇接替陆兆禧出任阿里巴巴CEO的时候,被媒体称之为“少壮派”,以区分于创始一派。

一家企业要在创始人离去后,在职业经理人的手中能够不断向前发展,从而实现基业长青。比如库克接任乔布斯的职位后,能够带领苹果股价不断攀升新高;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退休后,鲍尔默、纳德拉先后执掌帅印,微软也逐渐进入到了正常的CEO轮替阶段。

今年5月下旬,马云召集了淘天集团各业务的负责人召开沟通会,当时张勇就未曾出席,阿里换帅消息落槌的当天,马云还亲自现身杭州阿里云园区,即将卸任的张勇陪同参观。

如今来看,阿里换代计划失败了,当年的创始人们不得不重回战场。

张勇:不具有魄力的CEO

回看张勇在阿里的战绩,其实也是干得相当不错。

比如说,当年张勇执掌的B2C业务淘宝商城(也就是如今的天猫)的时候,发明了“双11”这一个中国最具行业影响力的电商购物节,帮阿里在电商赛道攻下了不少市场份额。

“天猫是一个全新的创举,全世界还从来没有过这样一家电商,要将所有的知名品牌汇聚在一个购物网站上。”一位电商分析师如是说道。

除了创立天猫,担任阿里巴巴COO的时候,张勇重新设计了淘宝的商业模式,主持了“All in无线” 的战役,要是当年淘宝向移动转型失败,估计阿里早就沦为了二流公司。

在张勇担任CEO之后,阿里更是进入到了全面发展的时期,阿里云、本地生活、菜鸟物流、阿里国际零售等等多个业务模块都进入到了深水区,其实也都算得上张勇的功劳。

但是从市值上看,2014年阿里上市第一天,大涨38%,市值冲到了2315亿美元,2023年的今天,阿里市值还不到2200亿美元。阿里的市值绕了一个圈,现在比上市那天还少,从这个角度来说,从2015年就开始担任CEO的张勇肯定要负起绝大部分的责任。

我们跟不少阿里同学聊过,综合起来,在过去几年,作为CEO的张勇,足够勤奋,足够有领导力,足够有洞见。但是,不足够有想象力,不足够有魄力,不足够有威慑力。

以阿里起家的电商业务为例,根据高盛全球投资研究报告的数据显示,2019年淘宝天猫的市场份额为66%,但去年其市场份额已下降至44%左右。仅仅四年左右的时间,淘宝天猫的市场份额便减少了近1/4。

与之对应的是,拼多多的市场份额则从10%增加到了18%,其他则被以抖音为主的新型电商所瓜分。

拼多多已经成为阿里的心腹大患。以电商核心收入(广告与佣金)相比,上一季度拼多多只占阿里的43%,本季度拼多多进一步追到了62%。

一位电商平台工作人员这么告诉我们,“对于当时的拼多多,阿里和京东都是第一看不见,第二看不起,第三看不懂,等到这几年过去了,就到了第四来不及的阶段。”

拼多多的崛起,借助于两个要素,第一是微信生态中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社交流量,拼多多借助砍一刀等运营手段迅速起量,聚拢了大量买家,第二是淘宝力推天猫和大卖家,放弃小卖家之后,这部分卖家另寻出路,找到了拼多多这样一个替代性平台。买家卖家齐聚,拼多多就这样从风云际会中杀了出来。

但是阿里对于拼多多,拼多多上市之前看不见,上市之后看不起,用聚划算去打拼多多,失败之后看不懂,只好照抄了一个淘宝特价版(后来改名淘特),最后拼多多坐大,阿里也已经来不及遏制拼多多了。

阿里与拼多多这一仗,注定是中国电商史上的经典战役。本来国内商业是阿里绝对的生命线,几乎所有的业务,包括本地生活、菜鸟、大文娱、国际商业等等,都需要阿里电商赚到的钱来做补贴,如果淘宝天猫在竞争中落败,阿里就要陷入必死局。

而这个锅,肯定最终也是要扣到张勇头上的。看不到拼多多与阿里的模式之差别,这就是典型地缺乏想象力的体现。

张勇是CFO出身,不少人说他是一个擅长算账的CEO,对各个业务要投入多少把控得极为到位。但事实上,一位阿里高管谈到张勇时这样说,有的财务管的是投资,有的财务管的是控制,张勇是审计出身,他擅长的是审计,这就导致阿里集团在不少收购来的业务上先后折戟,总是对投入过度控制所致。

而CEO不够有魄力,导致的则是内部不同派系之间相互拉扯厮打。钉钉是阿里内部最有潜力的社交项目,但是为了促进阿里云在B端市场的竞争优势,钉钉就要和阿里云合并,推进云钉一体化战略。

一位阿里云的销售说,在一段时间之内,无招(前钉钉CEO陈航)与行癫(前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之间矛盾极为剧烈,而在无招离开,二者合并之后矛盾并未立刻停止,上层的斗争反映到下层,导致两边销售系统长期不能打通,具体到实操的时候,阿里云的销售和钉钉的销售业绩如何划分都成了问题。

“公司的战略高大上,但又迟迟不能落地的问题,背后全都是组织和管理的问题,而组织和管理的问题,归根结底,就是最顶层的CEO,是否有足够的威慑力,统一全公司上下行动的问题。”他如此总结道。

阿里:站在悬崖边上

大危局之下,当年的人张勇退位,三次退休的马云重掌权柄,开始了一系列的改革。

今年3月29日,阿里集团变成了1+6+N的体系,在阿里巴巴集团之下,设立阿里云智能、淘宝天猫商业、本地生活、菜鸟、国际数字商业、大文娱等六大业务集团和多家业务公司。

在这种组织架构下,淘天就可以暂时摆脱其他业务的拖累,先把危机稳住。

阿里云先独立上市,从人事上来讲,把带领阿里云上市的功劳给张勇,这也是对张勇最近几年功劳的回馈。从业务上来讲,阿里云智能彻底分拆,是阿里第一个完全单飞的业务,给打算上市的其他业务,诸如饿了么、盒马等树立一个模板。

而阿里集团则要做一个轻公司,做一个以投资为主的公司。过去几年,这家公司已经快要被多线作战给拖垮了,就像是一艘巨轮吃水太深,面临沉没的危险,船上的救生艇全部放下,让乘客各自逃生去吧。

所以这次上位的蔡崇信和吴泳铭两人,都是具有丰富经验的投资人士,他们成为集团的董事长和CEO,就意味着,阿里将彻底摆脱小前台,大中台的组织架构,无论是业务还是集团,转身都将更加轻盈。

阿里集团,从本质上来说,与6+N的关系只是控股集团与子公司的关系。集团的身份,更像是一个投资机构。持续拆分和持续打薄的集团决策层级,意味着阿里巴巴控股集团,将不再参与具体业务的经营。

今年5月18日,张勇在内部信中透露,阿里计划在未来12个月将云智能集团从阿里集团完全分拆并完成上市,在股权和公司治理上形成一家与阿里集团完全独立的新公司。

当然,这并不意味阿里集团将会彻底成为一家投资机构。蔡崇信和吴泳铭的背景,意味着他们要以投资的方式管理和协助各个子公司,并且以投资回报的方式,实现集团的收益。

在今年5月的阿里财报发布电话会上,当时CFO徐宏提到未来阿里集团作为一家控股公司,将重点关注三大优先事项:

第一,对资本结构进一步保持审慎的同时,专注提升管理公司资产的资本回报率;第二,设计审查和实施能够使每股收益增值的计划;第三,探索通过各种方式来提高股东回报的各种方案。

一位互联网那个观察人士认为,以往阿里的战略投资风格是,不断蚕食被投企业的独立性,并且最终将被投企业吸纳到这个庞然大物的体内。此次组织变革后,阿里战投可能会形成一种类似于腾讯战投“我为你服务”的新风格。

这种新的组织方式意味着,即使淘天在电商赛道的竞争中不占优势,集团公司受到的影响也会被最小化。资本市场的目光不会只关注淘天的市场地位,只要资本回报率足够,上市主体的市值就不会太差,集团也不会陷入迅速崩溃的局面。

这是蔡崇信和吴泳铭对资本市场驾驭能力的巨大考验。

当然,阿里并未放弃电商业务。马云还对淘天提出了“回归淘宝、回归用户、回归互联网”的三大方针。2023年的互联网,最大的看点就是淘天、拼多多、抖音电商和京东的四国杀。

打得下来,阿里凤凰涅槃,再迎来十年的辉煌期,打不下来,阿里从此沦为二流公司,剩下的时间都是续命,穿越世纪?做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