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资讯

印度快马加鞭搞经济印度制造的水平怎样了

印度政府日前公布了2023年第三季度(7月~9月)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长率为7.6%。这一数据甚至超过了此前印度央行的预测,领跑世界主要经济体。

 

印度经济在2021年开始迅猛增长,一改此前老牛拖破车的形象,今年又延续了强劲的增势。在世界经济持续面临的压力之时,印度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令其一跃成为国际经济舞台上的明星。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中国与南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刘宗义今年前往印度进行了调研。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印度在疫情后基础设施确有进步,尤其是莫迪政府明年面临选举压力,更促使在这一方面加大资本投入,拉动GDP增长。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印度GDP总量预计将在2026年超过日本,比原先估算提前一年,并将在2027年超过德国,成为仅次于美国和中国的世界第三大经济体。

印度制造业进步

印度经济在2023年第二季度(4~6月)同比增长7.8%,增速较第一季度的6.1%进一步提高。在此基础上,印度央行预计2023~2024财年(2023年4月1日~2024年3月31日)印度的GDP增长将达到7%,同样高居主要经济体的首位。

评级机构标普全球在12月4日发布的《2024年全球信用展望》中称,印度至少在未来三年内仍将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但报告表示印度能否成为下一个全球制造业中心将是一个重大考验,这是一个巨大的机遇。

当前,印度经济主要由服务业引导。印度在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实行经济自由化改革,以外包产业为代表的服务业主导经济发展成为印度发展的一大特色。但制造业一直处于弱势,制造业占GDP比重最近十年介于14%~17%之间。

印度政府早已认识到这一问题。莫迪在2014年就任伊始,就提出了印度制造1.0计划。

2019年,莫迪第二次就任总理后,提出印度制造2.0计划,重点发展高级化学电池、机电产品、汽车、制药、电信网络、纺织产品和技术、食品制造、太阳能技术、白色家电及特种钢等十大制造业。

莫迪起初的目标是在2020年将印度制造业占GDP的比例由15%提高至25%,新增1亿个制造业岗位,推动印度商品出口占世界贸易总额由1.7%升至3.4%,但这一目标现已两次推迟到了2025年。

为了进一步推进目标,在2020年3月,印度推出生产挂钩激励计划(PLI),挑选重点行业集中打造。印度政府为参与PLI的企业提供高额补贴,让印度在具有比较优势的战略部门增加国内生产,包括形成有弹性的供应链,增强制造业竞争力并提高出口。印度部分学者甚至将此称为替代中国产业计划。

PLI首期聚焦手机制造、电子零部件和制造业。手机制造无疑是印度制造业近年来发展得最快的部门之一。坐落于印度首都新德里郊区的印度迪克森科技公司(DixonTechnologies)就是手机制造业快速发展的一个缩影。

在2021年时,迪克森的制造能力还只能为摩托罗拉组装手机,如今它每月生产的智能手机就达50万~60万部,公司表示从2024年起产能将进一步提升至85万部。

在2014年,印度全国才只有2家手机生产厂,而今年印度仅手机出口额就超过了110亿美元。在出口的手机中,很多是苹果和三星的产品。根据市场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的报告,2020年,印度产iPhone仅占其全球产量的1.3%,2022年占比已上升至4%,预计今年将升至7%。

今年4月,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CEO)库克访问印度,并表示希望在该国扩大生产规模和智能手机销量,苹果这一动议也获得了其最大供应商富士康的响应。

由于获得了技术和产能的转移,据多方预计,到2025年,苹果将在印度生产四分之一的iPhone,即年产5000万部以上。

除了手机外,其他大型跨国企业也在考虑提升印度在其供应链中的地位。如数据机构ImportYeti调查显示,2023年1~8月期间,沃尔玛自印度进口商品占比,已从2018年的2%提高至如今的25%,而从中国进口商品的占比则从2018年的80%下跌至60%。

沃尔玛从印度进口的商品主要为玩具、电子产品、药品、包装食品和面食等。沃尔玛的高管表示,印度劳动生产力快速增长,生产技术进步迅速,产品进口成本较低。同时,沃尔玛在印度也拥有较为稳固的经营基础,从2002年开始就在印度开展采购业务。

刘宗义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印度在手机、白色家电和光伏等制造业的进步,离不开中国企业的帮助,协助其在相关领域内填补空白。

不过不少专家指出,由于技术积累、供应链、劳动力素质等方面的原因,到目前为止,印度在传统制造业领域还无法与中国竞争,还无法完全替代中国商品。

印度经济隐忧

在亮眼的经济数据刺激下,印度发展一片繁荣。12月11日,印度主要基准股指NSENifty50再创新高,在此前的6日,其市值首次突破4万亿美元,今年迄今为止,这一指数已上涨近16%,并连续第8年上涨。

摩根大通在近日的研报中分析称:我们认为,推动印度走高的近期因素包括强劲的经济数据、企业盈利数据、油价下跌和强劲的国内资金流。

印度目前排名世界第五,并瞄准世界第四大的地位。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印度从3万亿美元市值增长到4万亿美元只用了2年多一点的时间,而此前从1万亿美元到2万亿美元用了长达10年时间,从2万亿美元到3万亿美元也经历了4年,市值每增长1万亿美元的间隔逐渐缩短。

不过印度要继续发展经济,离不开继续发展制造业。对于成为制造业中心的目标,发展强大的物流框架是关键,印度还需要提高工人的技能,增加女性劳动力的参与,以实现其人口红利。

2022年,印度人的平均年龄为28.7岁,其中15~64岁人口的比例约占63.6%。印度自信凭借着年轻的人口,能在全球劳动力市场分工中占据优势。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高级研究员、经济学家拉贾戈帕兰(ShrutiRajagopalan)也称,印度将成为全球最大的人才库。

但印度金德尔全球大学教授黄迎虹认为,印度大量的人口并不等价于人口红利,他说:人口要转为红利,必须有良好的教育,必须有产业,必须有足够的社会尊重和自由。他进而表示,印度如要加速发展,就需要做好上述工作,才能充分发掘潜力。

印度的实际营商环境也并不理想。世界银行《2020年全球营商环境报告》中,印度排名第63位,在电力供应、合同执行、跨境贸易和财产登记以及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的难易程度方面,存在不少短板。

同时,即便在经济快速增长的加持下,基于印度庞大的人口,创造就业机会仍然是一个挑战。印度经济监测中心(CMIE)的数据显示,印度近来失业率达到两年多以来的最高水平。

在农村,由于降雨量减少导致农业产量大幅下降,农村的潜在就业机会也减少,农村失业率从略高于6%不断上升至10.82%。

在城镇就业问题也不尽乐观,印度刚刚过去的排灯节刺激了制造业和消费的增长,促进了就业增长,但全球需求放缓已促使几家大公司放慢了在印度的招聘速度,这已经从2023-2024财年第二季度的业绩中可以看出。在这种情况下,预计第三季度城镇就业增长也将下降。CMIE数据显示,10月份有近1000万人进入就业市场急需就业。

这对即将展开2024年大选的莫迪来说可不是好消息,同时通货膨胀加剧有可能成为影响莫迪顺利连任的经济因素。对此,莫迪政府已开始采取禁止大米出口等强硬措施,积极消除通货膨胀。